睫在眼前常不见
作者:时丽丽  时间:2019-12-09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小雪那天,突然就想家了。晚饭后,来不及收拾碗筷,直接开溜,躲进小屋子,拨通了家里的电话,是父亲接的。刚叫了一声爸,话筒那端父亲已经开始解释:你奶奶没在家,妈妈也没在家,电话空响着不接,怕你们着急......

听父亲这么说,我才想起太久没和父亲聊天了。以往每次打电话就算是父亲先接到,也是容不得等你说话,他直接一句“你妈妈就在旁边,等我把电话给她”,然后直接把电话转交出去。2分钟的时间,父亲一改以往的沉默寡言,他说,我听,我时不时用:嗯,我知道了,您放心吧,来回应着他。像是已经感觉到我的情绪异常一样,父亲很快主动提出挂掉电话,理由是家里一切都好,你上一天班挺累的,要照顾孩子,明天还要早起,没什么事情就不多说了,早点收拾歇着吧。父亲的话语很是温柔,温柔的让我直想哭。直到迷迷糊糊终止了通话我才发现,那句“天冷了,您也照顾好自己”,明明就在我嘴边,却就是不曾说出口。

立在窗边,鼻头酸酸的,回想、咀嚼着短短2分钟父亲说过的话。窗外的风也像是变大了,窗帘被掀起的同时,思绪已独自远行......

左手抱弟弟,右手抱我,喜欢被举高高,算是对父亲最遥远的记忆。记忆中父亲最后一次背我,大概也是这么一个季节,雨天,奶奶家门前那一小段泥巴路,我不想弄脏鞋子,正犹豫要怎么走。走在前面的父亲回头看到我的迟疑,直接返回来,对我说:“来吧,背你”。我附下身,双手环着他的脖子,父亲深一脚浅一脚的行走在泥泞中,我安静感受着他淡淡的烟草味。在之前,父亲是从不抽烟的,那时的我最喜欢赖在父亲怀里,因为他衣衫上有好闻的淡淡的肥皂香味。

抽烟后的父亲变得陌生了,也严厉了许多,坦白讲,真的不太喜欢父亲。酷热难耐的夏,逼着我练毛笔字;滴水成冰的冬,紧盯我读书;假期里不允许睡懒觉,要早早起床整理房间、去闲置院子里拔草,曾多少次,我有些胆怯的偷偷打量着这个沉默寡言,低头默默抽烟的男人。接着,高中了,父亲让往东我偏往西,我倔强,他固执,我们越来越疏远。后面,除了客气问候再无话题。反倒是父亲主动问我身体可好、孩子是不是很调皮、工作可顺利。再后来我病了,医生苦苦劝放弃,电话里父亲说自己的女儿不会那么薄命,他一再叮嘱弟弟说结果不够理想的话,只要有呼吸就一定给他带回,他来养一辈子,不会拖累任何人。我病情最严重的半个月,父亲整整消瘦了20斤,那该是一种怎样的伤楚?我不敢触及。

此刻,躲在寂静的角落,望着蓝天下摇曳的黄叶,我渴望着远方的亲情。相信几千里之外的我的故乡,我沉默安静的父亲,头顶也定是蔚蓝明澈的天空吧?在那片最宽广的博大里,所有的鸡毛蒜皮终将会和解到彼此最深的疼痛里。毕竟,我们是最亲的人。

有些想父亲了,真的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